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百零六章,马甲千千万

作品:天下第一道长|作者:诸羊黄昏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08-26 10:40:45|下载:天下第一道长TXT下载
  “风沙又来了...”

  成楼的神色变得有些紧张,赶紧将女子的脑袋压下,说道:“大家快趴下,杨蝶衣,趴下!风沙来啦!”

  杨蝶衣正是那青年女子的姓名,她瞥了成楼一眼后说道。

  “不用你说我也会趴下的...”

  言罢,杨蝶衣便俯身趴下,抵御风沙的侵袭。

  “这风沙不是来过了吗,怎么那么快又来...”成楼呢喃道,双眼似乎进了沙子,前面的路都没法看清,只得趴下。

  李果看着眼前这风沙,眯着双眼,似是被风沙击眼,想着法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吗?

  仔细想想,应该是不会的,毕竟法能只会出现在‘饥渴交加’之人面前,而不会出现在‘被风沙所困’之人面前。

  李果在内心默默的吐槽了一番法能的‘大愿’之力获得的力量限制实在是太多了。

  而感受着这风沙打在身上的触感,李果却感觉有一丝不对。

  “这风沙来得也太巧了吧。”

  李果总感觉有一种‘因果’熟悉之感。

  总感觉这风沙是冲着自己来的!

  随着时间流逝,因果之感更强,这些风沙的确在自己身上表现出了极大的针对性。

  为什么要针对自己?是什么东西在针对自己?

  考古队里的人?还是说这里有别个存在在窥视着自己?

  李果一边承受着风沙看似无意,实则有意的针对击打,内心却是思索,观望着周围的几个考古队队员,他们身上虽然也有风沙覆盖,但却只有薄薄一层,而自己则仿佛中了‘沙暴大葬’一样,几欲将自己活埋于此!

  “风沙并没有去攻击考古队...难道是考古队里的人?考古队里有鬼?还是说考古队本身就有问题?”

  李果内心思索。

  不如将计就计,‘死’在这里,反正自己有万般变化,等一下换个马甲再来...

  此时,李果将身子俯下,逐渐被风沙淹没,呼吸也越来越弱,风沙吹拂,覆盖,最后淹没...

  ‘张先生’。

  卒。

  ...

  狂风沙土席卷一切,不知过了多久,风沙消散,成楼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眯着双眼,大声道。

  “张先生!张先生你在哪儿!”

  大概喊了有15分钟,都渺无音讯。

  考古队的其他成员也都站了起来,杨蝶衣环顾四周,拍了拍成楼的肩膀说道。

  “行了,别找了,风沙那么久了,人恐怕...”

  此时,成楼有些失魂落魄的,最后叹气道。

  “走吧...”

  另一边,一个老队员也过来安慰成楼,说道:“你还年轻,见得少了,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习惯了,其实考古学是很危险的,我们的职责是负责发掘历史的真相,却也很容易在寻找历史真相的途中被历史所掩埋...恶劣天气,尸毒,再加上现在什么...灵能时代,尸变都是有可能的,危险度激增,而我们能做的,也只能是负重前行了吧。”

  “行了,我也是有觉悟的。”

  成楼就好像是一个被关心的孩子一般,最后站起来,朝着前方艰难前行。

  如同老队员安慰的一样,带着逝去队员的那一份,去挖掘出历史的真相。

  正当考古工作队前进的时候,原本地方的一粒沙子却是化为人形。

  刚刚的沙石就是李果所变。

  极目远眺,李果却是呢喃嘀咕道:“换个马甲再行靠近,看看那人是在针对‘张先生’呢,还是针对一切外人呢...”

  此时,李果想用鉴定术看一看这考古队的人有没问题。

  然而鉴定术却是现实【无法鉴定】,同时灵力还大量的消耗。

  李果轻叹一声:“果然如此。”

  鉴定术越来越难用了。

  对于这门系统出产的神通术法,到了金丹期后,李果对于这一门神通有了一丝了解,通过追溯过去因果,从而产生结果。

  但这种追溯过去因果来鉴定的术法却也很容易被玩弄,到了金丹期以后可以粗略操控因果,像是加入‘封神演义’的轮回者,他们的因果被大能天机所遮蔽,无法鉴定。

  而一些因果缠绕比较多的寻常人也没办法查看,作为活物,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在产生着因果,比如张天阳这样的官方高层,如今他身上缠绕的因果不知凡几,难以辨认,估计鉴定术没法对他起到作用了。

  鉴定灵宝死物的因果线就没那么多,因为无灵,则容易辨认因果。

  如今灵气复苏,大地因果纷乱,恐怕是没办法多依靠这鉴定术了。

  “自己去查看一番吧...”

  此时李果摇身一变,化为一个20岁上下的青年男子,皮肤黝黑,面相憨厚,背包朝前走去,同时调整俺身上的肌肉,微调皮肤纹理,让人看起来就如同饱经沧桑,经常出没于风沙之地一般。

  正当李果接触到考古队的时候,没等他们询问,掏出张天阳准备的第二张证件,率先出声道。

  “我是当地的协助人员,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同事吗?中央调查组过来考察的。”

  “你的同事是张先生吗...”成楼看着证件,表情有些复杂:“我们刚刚遭遇了风沙..,.”

  成楼将刚刚遭遇风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李果,没有任何隐瞒。

  “吾友啊...”李果听罢仿佛戏精上身,双眸露出沧桑来,双眸流出豆大的浊泪,说道:“我已经在这里失去了很多...我的同时,我的战友,他们都将自己的一生奉献在了土地里...”

  一旁的老队员们心有戚戚,仿佛感同身受一般,这种同事因公牺牲当真不是滋味,有时候也不知道,这种事什么时候会落到自己身上,如果运气不好了,可能那个人就是自己了吧。

  此时,李果‘深情’的掏出一杯浊酒,倾倒而下。

  “一杯浊酒任生平,友人故去,敬一杯,借酒消愁...”

  浊酒倾倒,祭奠那位逝去的‘张先生’...

  “友人逝去,但他心中的愿望,我却还是要替他完成的...”

  李果表演完后,却是抹去泪珠,说道:“我要继承他的遗志,发掘出这楼兰古国的秘密...”

  “加油,我们一起。”

  成楼看着李果,双眼一阵神往坚定,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似的,前人逝去,而我们后人则负重前行,只要不断前进,道路就会不断延伸...不要停下来啊!

  李果以‘吴先生’的身份加入到了这考古工作队中。

  此时,李果也知道了这一支考古队是要去哪里,是目的地‘米兰遗址’。

  米兰是传说中楼兰古国的都城,由城郭,两座佛寺,以及墓地组成,在这里曾经发掘出‘印度文化特征的壁画’,是佛教传入华夏的一片重要地域,其中以佛寺最为神奇,是楼兰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建筑物,足见建筑工艺之精妙。

  天色骤暗,夜幕已然快要降临。

  “我们找个地方安营扎寨吧。”

  杨蝶衣望着天空,提出意见。

  几人都没什么意见,夜晚前行,看不清楚方向,或是更加危险。

  当几人安营扎寨之时,成楼却是放着美人不去陪伴,反而过来陪李果这个大老爷们,好似是怕李果走不开这心结,一直劝说,叹道。

  “兄弟,想开一点...生死这件事啊,是循环,是天理,其实我一开始也很害怕来着...”

  看着凑过来的成楼,李果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表演的太过火了,当真将一个失去友人的人演绎的有相当水准。

  只能说,下次表演不可那么浮夸了..

  而李果则是叹了叹气,语气沧桑道。

  “没事儿,我也习惯了这种事情,毕竟人生在世,总是会有那么些意外的,有可能黑发人送白发人,也有可能黑发人送黑发人,生,死,轮回,谁人能知其中究竟多少悲痛沧桑呢...”

  李果此言却是半真半假,有感而发,却也显得真诚至极。

  “对啊,做我这行的,接触死亡是家常便饭,有时候,我在想着,为这些死去那么多年的人呈现真相,为人们呈现过去,真的那么重要吗...”成楼感慨道,遭遇如此危险,领取微薄的薪水,究竟值得不值得。

  有这闲心,去考一个公务员,考一个科员不是更美滋滋?

  此时,李果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成楼说道:“那么,你觉得重要吗?”

  “仔细想想...还是重要的啊。”成楼双手支撑者脑袋,望着天空上星辰点点,言说道:“人们有资格知道历史,了解历史,了解过去,历史就像一面镜子,我们发掘历史,除了满足好奇心外,还要发掘历史的错误...”

  以史为鉴,可以知兴替...

  李果拍了拍成楼的肩膀,赞叹道。

  “加油。”

  “嗯...”

  成楼在确定了李果没有任何任何心理上的障碍以后,也是一副放心模样,转身入了帐篷之中,准备睡觉。

  李果感受着空气中依然在徘徊的热流。

  “原本新疆吐鲁番应该是昼夜温差极大才对,现今,昼夜温差不大,都异常的炎热...”

 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...

  李果躺下思考,闭上双眼,呼吸变得悠长,看起来就好似睡着了一般。

  在过了三个小时后,李果突然心灵微动,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缓缓钻入自己的口中。

  又来了?!

  李果此时也确定了,这袭击者并不是针对‘吴先生’或者‘张先生’,他针对的分明就是除了这一支考古队以外的人。

  此时,李果将所有修为都收拢起来,任由这沙土进入喉中,然后开始撕声力竭的开始表演起来。

  “呜呜呜呜....”

  “呜呜...”

  最后,声音逐渐微弱。

  吴先生。

  卒。